原创和讯汽车01-13 10:13

摘要: “上传驾照和身份证,审核通过就能把车开走。”“GoFun出行”(首汽集团针对移动出行端推出的新能源分

    “上传驾照和身份证,审核通过就能把车开走。”“GoFun出行”(首汽集团针对移动出行端推出的新能源分时租赁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北京国贸桥下共享汽车的专属停车场内,零星停放着几辆新能源车,记者按照工作人员的提示,租赁了一辆奇瑞电动汽车,从借车、驾驶出行到按照APP提示寻找停车场还车,整个过程确实很方便,费用也很便宜。

  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热,共享汽车也成为新的争夺市场,成为新的投资“风口”,尽管利好政策频出,然而在这背后,重资产模式、运营成本高、配套设施不完善也在限制着共享汽车的发展。

  共享汽车站上“风口”

  从理念和用户需求上看,投资出行领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汽车租赁并非新鲜事物,然而随着共享经济的热潮袭来,汽车租赁有了新玩法,大部分共享汽车采用了“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只需在手机上下载APP,进行资质审核缴纳押金后,就可以通过APP查找附近的租赁网点,前往停放地将车开走,按照“里程+时间”自动扣费,使用十分便捷。以“GoFun出行”奇瑞eQ车型为例,每公里1元加每分钟0.1元的租赁价格尚且低于出租车价格。

  交通拥堵、限号、停车难等问题也助长了汽车分时租赁的需求,戴姆勒-奔驰集团在2008年就已经在国外推出汽车共享项目Car2Go,在国内,首汽GoFun出行、绿狗租车、Car2Go、途歌TOGO、联程共享、巴歌出行……市面上提供分时租赁服务的平台纷纷涌现,共享汽车的投资布局也随之展开。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与共享单车不同,共享汽车多属重资产模式,投资风险相对较大,且市面上规模较大的分时租赁企业均有雄厚的集团背景予以支持,小企业很难“折腾”起来。但是从理念和用户需求上来讲,投资出行领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北京汽车出行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玉静也表示,目前我国每天有4.5亿人次的出行需求,所以介于公共交通和私家车之间的汽车共享服务市场潜力巨大,快速增长趋势可期。2016年5月,一度用车获得1.28亿元A轮战略投资;同年9月,零派乐享获得了乐视控股的10.8亿元人民币的首轮融资,且乐视控股计划在2019年前累计投入20亿元人民币;今年2月,小二租车和PonyCar(马上用车)相继完成了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和5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除了投资者青睐,共享汽车同时已进入政策红利期,相关支持政策也已陆续出台,如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中就指出,在个人使用领域探索分时租赁、车辆共享、整车租赁以及按揭购买新能源汽车等模式;在国家发改委起草的《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征求意见稿)》当中也提出,允许和鼓励各类市场主体积极探索分享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形成适应分享经济特点的政策环境、鼓励创新监管模式等规划布局。

  此外,地方配套支持政策也在不断落地。去年3月上海市出台了《关于本市促进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优先保障用于分时租赁的纯电动汽车额度需求,对分时租赁企业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补贴,对用于分时租赁服务的充电设施建设和运营给予补贴。

  此外,北京也在鼓励共享汽车的发展,据了解,今年北京市交通委将深入推进传统运输行业与新业态的融合发展,推进分时租赁网点布局,年底前分时租赁汽车预计将达到2000辆。而在北京二环、三环多处高架桥下的空间,也已经设立了共享汽车租车点,用于汽车的停放和充电。

  分时租赁“道阻且长”

  牌照资源有限、停车场资源整合等多方面都需要平台拥有强大的资源和运营能力,行业门槛较高,一旦进入,需要持续投入资金。

  成本高、停车难、配套设施不完善,尽管政策利好,共享汽车想要走到最后还需进一步完善。

  友友用车的关停给火热的汽车分时租赁行业敲了警钟。日前,汽车分时租赁平台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友友用车线上APP、服务器及线下客服、车辆租赁业务均已停止服务。友友用车宣称,其关停原因是投资款项未到位。有人认为,友友租车的关停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董事总经理许刚表示,共享汽车在网点覆盖、便捷性等最基本方面的问题仍需解决,同时,培养市场也需要时间。

  不同于共享单车的价位低廉,汽车的价格相对高昂,共享汽车行业仍旧以重资产模式为主,可以看到的是,目前在共享汽车行业前列的企业大多背后依靠整车厂商,而另一方面,牌照资源有限、停车场资源整合等多方面都需要平台拥有强大的资源和运营能力,行业门槛较高,而一旦进入,需要持续投入资金;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像友友用车一样退出市场。

  此外,如何规范用户行为也成为汽车分时租赁的重点。尽管进行了资质审核,可是在很多平台上,用户甚至可以通过借一个账号无证驾驶,平台的规范至关重要。另一方面,由于汽车结构复杂,如何减少车辆损坏,保证车辆的安全、舒适、清洁也迫使着平台加强对车辆的维护投入。

  另一方面,分时租赁的“痛点”也仍待解决。

  共享汽车的停放问题十分严峻。在很多城市,停车难成为普遍问题,停车空间的缺乏使得共享汽车难以做到密集布局。而对于用户来讲,只有随时随地能够方便快捷地取车和还车,用户才会使用分时汽车租赁。因此,为了更好地布局,部分平台与许多停车场建立了合作关系,尽量使整体网点布局更加完整。另外,还车也成为用户诟病的问题,以“GoFun出行”为例,其仅在北京和厦门开通了异地还车业务,用户可选择其他网点为换车网点,但需收取6元异地还车的服务费,而在上海、青岛等城市只支持在借车的网点进行还车,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用户是单向行程,就不能使用分时租赁,十分不便。

  另一方面,充电资源与停车场互不匹配也成为了一大“痛点”。由于大部分分时租赁汽车为新能源汽车,然而目前充电桩的布局尚未跟进,如果用户将车辆停放到了没有充电桩的停车场,还需要工作人员将车辆驾驶到其他安装有充电桩的停车场进行充电,无形中又增加了运营成本。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文辉则认为,共享汽车目前尚属小众市场,且共享型的交通产品必须形成规模效应才能给客户更好的体验,共享汽车的成本过高,要形成上万台的规模,其难度很大。而且不仅要有停车位,而且还要配备充电桩,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共享汽车至今没有如同共享单车一样发展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