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徐说高考12-13 22:58

摘要: 嗨!你好。欢迎你来到这里,听老徐讲高考故事。

嗨!你好。


欢迎你来到这里,听老徐讲高考故事。


昨天给大家分享的荆向莹老师送孩子到澳门报到的经历,引起了不少家长的共鸣。


今天换个角度,来听听孩子们初次离家到外地求学的真实心声。


很巧,这个孩子也是到澳门求学。


他叫刘崇序,澳门科技大学2017级大一新生。


一起来听听他初次离家赴澳门求学的故事:



《送行千里,终有一别》   

——刘崇序 


犹豫了好久,终于选择把自己的真实故事写下来,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经历吧。


我不是家长,我是今年应届大一新生。我跟昨天陪送故事作者荆向莹叔叔的女儿一样,也是远赴澳门读书的孩子。


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情十分复杂,有兴奋喜悦,也有对未来的迷茫与恐惧。妈妈并没有表现出担心,她应该是开心的,因为家里的中医药在我这里可以传承下去了。爸爸是非常不舍的,虽然他并没有表达出来,但我能够感受的到,毕竟养育了我十九年。


日子一天天过着,离家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之前满心期待的我,开始恐慌起来。我开始害怕,害怕跟父母的分别,害怕一个人独自在远方。但是,事情终归还是要自己去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我到澳门报到是妈妈陪送的。因为工作原因,爸爸没有办法送我们。在机场,我跟爸爸作了简短告别,他嘱咐我:“到了澳门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你妈妈,别让我在济南担心。”我点了点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过了安检,我转过头,清楚地看到爸爸依然站在门口不停张望。我向他挥挥手,径直走向了候机大厅,没有再回头。


几个小时的飞机,很快把我们从山东送到了澳门。


初到澳门,是下着雨的。这让我的心情更加低落。我不断的问自己:我该如何度过这艰难的四年生活?我能否扛得住……带着满脑子的焦虑和问号,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学校。


受台风影响,学校里有些设施被摧毁,但大体样子还在,我注视着它,这个我即将学习和生活四年的地方,心情复杂。


办理注册手续需要自己完成,妈妈则在家长休息区休息等待。我一步一步完成了所有手续,办好以后大汗淋漓。


办理完报到手续,我跟妈妈一起把行李放到了宿舍。宿舍在一楼,我睡上铺。宿舍的整体条件比高中好一些,已经来了一个舍友,但仍未碰面,妈妈说:“看来有人比你还积极啊。”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剩下的几天,我又陆陆续续的把各种零碎的事务处理好。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分别的时间。


那天中午,我跟妈妈去吃了午饭。途中,泪水已经无法控制,开始向眼眶涌去。为了不让妈妈看见,我跑去洗手间,任眼泪奔流成河。


我不想自己一个人!我想陪着妈妈!我在心里低吼。但这似乎改变不了什么。


从洗手间出来,发现妈妈带上了墨镜,想必她也刚刚哭过,带上墨镜,是不想让我看见她流眼泪的样子吧。


我们缓缓地走出图书馆,在学校校标那里合了影。我努力的装出很开心的样子,但心里早已支撑不住。


我的妈妈就要回去了,我一个人该怎么在这异乡度过大学四年?


无数次盼望时间过得慢一点,但分别的时刻还是到了。


临分别前,我把妈妈送到门口,终于没能忍住,我趴在妈妈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妈妈的眼泪也一滴一滴落下来。此刻,我已经顾不上别人的眼光,我也不想再控制自己……


这样大约过了几分钟,妈妈哽咽着对我说:“好了孩子,回去吧。”


这句话让我更加难过。


我说:“妈妈,你先走吧,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回头了。”


但这句话刚一出口,我就已经后悔,因为我真的眼睁睁看着妈妈一步一步走远,没有回头。


我自己回到了宿舍,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


是的,我舍不得妈妈,舍不得爸爸,更舍不得养育了我十九年的家乡。但是为了求学,为了更好地成长,离开父母、远离家乡,也是不得已的事儿。现在就经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想起作家龙应台在《目送》中的一段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唯一能做的,在远方照顾好自己,不让父母担心;抽空多陪陪爸妈,让他们的心灵能得到慰藉,让我们的心灵也能得到一丝宽慰。


我叫刘崇序,是澳门科技大学2017届大一新生,这是我求学故事。



刘崇序的故事讲完了。


让我哭一会儿先。


这种分别之痛,老徐也是亲身体会过的。


当年父亲送我上大学,因为怕我哭,第二天他是悄悄离开学校的。当天我结束军训,到招待所找他时,见到的是前台服务员递过来的一张纸条。


父亲在纸条上写着:


“我最亲爱的女儿:


接下来的路要你一个人走了。爸爸相信你一定没问题。


记得写信回家。


爱你的爸爸”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离开学校的时候买了一把香蕉,在车上吃一路哭一路。而我,则是握着纸条,一路哭回了宿舍。


那一别之后,脱离了父母羽翼保护的我们,开始真正学着自己长大。





好了,“深夜聊吧”今晚就聊到这里。


也欢迎大家继续分享自己第一次到外地求学的经历,或者送孩子上大学的的陪送经历。


写好之后,别忘了发到我的邮箱76968279@qq.com.


我在这里等你。





 版权说明:


本文作者为
刘崇序,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希望转载,请联系7696827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