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食药法苑12-22 19:41


        今年77岁的徐克成,精神矍铄。2001年,他以61岁高龄创办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暨南大学附属医院,隶属于广东省卫计委直管),设立“不收红包、不收回扣、不接受吃请”的廉医规矩。


        2006年,66岁时,身为肿瘤医院院长的他,体检时却发现自己患上肝癌。后来他反思、研究治疗方案, 摒弃传统落后的治疗方式。如今11年过去了,癌症都没有复发。


        患癌后,他在接受采访和不同场合,说了5句大实话!患癌十多年我是如何活下来的?


第一句:

癌字三个口,

很多癌症是吃出来的!


      身为消化科专家,徐克成明白,“癌”字里面三个口,很多癌症是吃出来的!


      “癌症是吃出来的,这个话一点没错。吃得太咸,容易患胃癌、食管癌;吃得太油腻,则容易患结肠癌、胰腺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等。”


      多吃低脂高纤维的食物可以有效预防结肠癌。除此之外,一些抗氧化的食物可以起到消灭活性氧,阻止致癌物侵入遗传基因中,防止细胞异常增殖。

第二句:

术后化疗不见得都有用!


      教训让我最深刻的是,创办肿瘤医院的几年里,接诊过很多肝癌患者。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在其他医院手术后复发,有的在术后一两年,有的则是几个月就复发。他们几乎都接受过化疗,且复发的肿瘤往往不是单个,而是“成群”,一下子布满全肝。不仅在肝内,而且转移到肺、骨、腹腔多个器官和组织。很多患者告诉我“怪事”:一边化疗,一边转移。


      这些患者的遭遇加深了我的质疑:化疗到底对肝癌是有益无害,还是无益有害?


      为了“质疑”,我每月总要常规浏览世界文献,十年来,至少查阅了1000多篇几乎都发表在美欧杂志上的所谓SCI论文,希望找到“灵丹妙药”,为病人,也为自己。


      结果是失望的。一份大型荟萃分析,包括57份研究,涉及4756例胆管细胞性肝癌,患者年龄49-67岁。文章结论是,“术后辅助性化疗或放疗不显示是有益的”



      因此,我拒绝了化疗。至于为什么“一边化疗,一边转移”,我在另一篇文章“化疗无效的出路何在”里已经说了,是化疗导致癌细胞基因再变异,变成“离群者”,变得不仅不买化疗药的账,而且变本加厉,更加“恶性”。


      临床医生在决定是否给患者化疗时,要多些质疑,不要仅仅聚焦于“癌肿”,更要聚焦于“整个系统稳定性”,要考虑:是让病人生命延长,不是延长几天几个月,而是生存几年、多年,还是适得其反?

第三句:

癌症不能一切了之

仅有20%癌症患者可以进行手术!


      通常患了癌症,大家都会想到手术切除治疗,达到“斩草除根”的效果。但事实证明,癌症患者中,仅有20%的患者可以进行手术治疗,原因有三:


      癌细胞想要“斩尽杀绝”几乎是不可能,需要新思路抗肿瘤。徐克成院长介绍,癌症一开始发病,就是一个全身性、系统性疾病。虽然手术切除是根治癌症最主要的方法,但“根治”不等于“治愈”。

  

第四句:

看病不能信广告

很多人最后都是人财两空!


      许多临床医师都有这样的诊疗经验,一些肝炎病人由慢性肝炎逐步转为肝硬化,然后肝硬化癌变,形成“肝炎-肝硬化-肝癌”三步曲。


      当然,这里所指的肝炎是指乙型或丙型肝炎。假如患者只有大三阳或小三阳,转氨酶没有升高,没有肝功能的损害,那么我们称为乙肝病毒携带者。乙肝病毒携带者得肝癌的几率确实要大得多,但目前95%以上都无法治愈,唯一的办法就是定期复查,一旦发现肝癌及时处理,早期肝癌的治愈率可达90%。



      乙肝病毒是无法控制的,治疗大小三阳没有意义。很多大小三阳患者为了预防肝癌,想尽办法千方百计想要去除大小三阳,不少商家也打出了治愈大小三阳的药品广告。徐院长语重心长地说:“我研究肝脏病40年,大家不要迷信大小三阳可以去除,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疗大小三阳,干扰素等药物可以治疗肝炎,但不是大小三阳。”


      我曾经在各大肝病主题会议上大声疾呼,很多治疗大小三阳的药物都是没有用的,劝大家不要上当受骗,很多人最后相信广告的结果都是人财两空!


第五句:

治癌先要治心

很多人都是被自己吓死的!



      徐克成常说,一些病人不是因为患癌死的,而是被吓死的。当我得知自己患癌后也惶恐了一段时间。


      “人总是要死的,我很坦然地面对这个事情,发现以后,我很快接受了事实。但是这个癌是一个很恶性的肿瘤,五年生存率就是百分之几,这种情况之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挑战。”


      徐克成说,“我必须让自己活下来,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比如说,癌症是一个慢性病,要与癌共存,要采取人性化的治疗,不要让病人吃二次苦,让病人有一个愉快的生活,这叫活在当下、向死而生。这些观点我必须把它系统化,必须把它形成一个概念和模式,从而推广下去。”



      11年过去了,他的癌症并没有复发。他仍然带领团队继续攻克生命科学疑难杂症。“开开心心、平衡饮食、适当运动、坚持工作。”这就是他的秘诀。


      他说:“或许哪一天,我真的倒下了。可能倒在手术台前,可能倒在病人床边,可能倒在我自己的办公室里,我不会抱怨,不会懊恼,因为那将是我履行医生职责使命,为实现我一辈子为患者服务的梦想,画上的一个圆满句号。”


来源:健康时报微信(id:jksb2013)


食药法苑

食药企业及监管者的资讯新媒体